抢救整理古籍 拉加版《甘珠尔》印制工程启动

m.668k8.com凯发

2018-11-07

阿荣拉加甘丹扎西迥乃雪珠达杰林(即拉加寺)位于安多北部(青海省果洛州玛沁县拉加镇),原该寺所刻制的《甘珠尔》是在额尔德尼·玛哈班智达·香萨·罗桑达杰加措(17521824)的发心组织和资助下,于公元1814年开始进行造制木刻版,于公元1820年在百余人历经六年的共同努力下,完成了一百零三函的刻版工作,之后原版木刻版完整收藏在拉加寺印经院。 关于《拉加甘珠尔》版本的目录及寺院介绍在19世纪20年代初,由第七世班禅大师罗桑华丹·旦毕尼玛所撰写,在此不作一一赘述。

公元1958年因受极左运动路线的影响,印经院内的文物遭受严重烧毁,残缺印版也当柴禾毁尽。 印经院拆毁之后原地作为种植蔬菜基地。

当时,遭遇无比毁灭。 之后又遭受文革的风波之中,使寺院更大范围的遭到毁灭,受到巨大的创伤。

历史上我们能看到藏、汉、满、蒙民族所收藏不同版本的《大藏经》共有12种,历经多年,现今有些版本已经面临失传,而拉加版《甘珠尔》正是其中之一,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拉加寺恢复重立法幢,这时拉加寺需要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该版本《甘珠尔》印制版的下落,因此抢救和整理古籍经典成为肩负的历史责任。

最后通过多方的努力和缘力此版本得以完整收集原版印制版,这是藏族古籍文献的一次重大收获,完整编辑出版更是历史性保护文物的举措,具有很高的版本价值和历史意义。

目前在青海省历史上从没有过比拉加《甘珠尔》的保护工作更大的古籍文献发掘和保护工程。 公元2013年9月22日,吉美坚赞校长在华隆地区打听到一座名为恰曲的寺院找到了拉加版《甘珠尔》的原印版印函。 那天在他的朋友圈里发表了这么一段话:今天,空中呈现如同白云的哈达,大地上显出祥瑞虹光,是吉祥高兆的一天,因为我今天要告诉你们有关阿荣拉加寺印版《甘珠尔》的好消息。 在文革期间,拉加寺的《甘珠尔》印版被烧毁,已经印好了的印函也全部消失得只剩下虚名。 在国内外,除了七世班禅的《拉加版甘珠尔目录》外,没任何人看见过拉加版《甘珠尔》的一函印版。 过去数十年里,我按照上师的教言,到处寻找它的下落,至今未获任何消息。 今日,喜获这个小寺院中藏有一套完整的印制板,我们通过认真论证,结果真为失传多年的拉加版《甘珠尔》印版所印的藏经,真的是拉加版《甘珠尔》的印函!我为此是多么高兴,心境难以言表。 翻阅了好几遍,感觉是皈依我佛所获护佑,愿三宝加持,此功德和欢喜回向给大家。

2013年9月22日发现拉加版《甘珠尔》版本后,由于各种琐事,没能及时启动编辑出版事项。 我们也经过多种程序后,于2014年12月15日,在校长吉美坚赞带领下洛桑尼玛和洛桑德勒、陈烈盆措、陈烈罗派尔、华尔多、旦正等人开始开展了扫描工作。

2015年,吉美坚赞民族职业学校助校小组理事会会议上,吉美坚赞校长强调了拉加版《甘珠尔》重印出版工作的重要性和工作计划,并确定俄赛藏吾、卡·谢拉甲木措、万秀加羊、巴弄照、贡巴多杰等作为负责小组,提出希望作出不懈地努力。

拉加寺寺管会通过多次论证该套古籍经典的出版事项之后,确定由噶尔·云丹仁青活佛提供所有资金与学校共同完成此项重要工程。

2015年10月8日,壤塘县夏宇寺的主持桐萨尔喇嘛捎信给拉加寺道:听闻您寺探听拉加版《甘珠尔》,我寺正好珍藏了一套,愿提供编辑工作使用。

吉美坚赞校长得知消息后,和此次出版项目负责人卡·谢拉甲木措和同事们一并前行,到目的地后在桐萨尔喇嘛的协助下,与之前在青海收藏印函相互补充缺页和原版模糊部分。

在多种祥瑞的缘起之下,使得前后两套都带到成都桑布扎印刷厂,开始了扫描和修复、排版等出版工作,通过两年多来与出版项目负责人的通力协作之下,得以齐、清、定。 2015年9月22日在成都桑布扎印刷厂开始展开了出版的全面工作。 历经201年的拉加版《大藏经》存世至今,流传不少神奇的传说,在此不一详述。

总之,不论哪个教派,都为传承和弘扬法门创建了讲、修、行,以及讲、辩、著等弘法事业。 然而发展至今,因代代大师们的伟大付出才有了拉加版《甘珠尔》的存在,兴庆在不久将珍惜古籍版本奉献于善业功德主及广大信众、寺院、学校、研究中心。

此善缘及功德回向给所有众生,愿吉祥。